2010年8月31日 星期二

我的博物館狂歡夜-真。瘋狂怪博士篇

國立臺灣博物館  超。優質替代役  林建勳


定裝(怪博士捲捲髮+考古學家眼鏡合體)


流金礫石 七月流火

夏天的天氣總是異常的炎熱

也只有冷氣房和吹著徐徐涼風的夜晚

可以吹皺出內心那一池的沁涼如水

那天,是我第一次在晚上進入博物館

我還清楚的記得,我站在博物館旁的十字路口往裡面看

那個空間裡的燈光搖曳的非常曖昧

仿似有無數個故事正在裡頭醞釀

而我,也將會是其中一個



故事的開始是關於博物館和夜晚

這兩個在人們心中仿似相連

卻又永遠兜不上的東西

在華麗的燈光和人聲的簇擁下將在今晚粉墨登場

主持人及各個扮演角色的人員也為這活動進行反覆操演

架舞台的架舞台、處理資料的處理資料

其餘的工作人員也在館內來回跺步來掩飾心中的那份慌張

直到掛在牆上的時鐘指針來到原先預定的位置時

活動也宣告展開

當民眾熙熙嚷嚷、魚貫入館時

我知道我將緊張,我將不安

但我也知道

過了今晚,回憶將紛至沓來



變身前
變身後


我戴著一頭捲捲,身著一襲白袍

帶著病態的眼神環顧四周

正努力的揣摩著「瘋狂」該有的樣子

小朋友手裡拿著一張張的小地圖

努力的跑入各式各樣的關卡

目的只為了與關主進行精彩可期的遊戲

和結束後一個個的讚美聲和那可愛的恐龍徽章


突發奇想的「龍龍拳」

在這過程中時而聲嘶,時而力竭

時而為了孩子內心對勝利的渴望而獻上鼓舞

當看著他們為了遊戲而又唱又跳時

總希望這個夜晚可以持續下去,然後永遠不變

但這世上有什麼東西是真的能永遠不變的呢?

所以大廳的門最後還是關了起來



夜幕低垂 繁星撒落

有開始就會有終結 就像黑夜過後總有日出

當所有孩子們雀躍的拿著贏得而來的禮物時

我知道這個活動已進入了尾聲

也許在許多人的眼中,這僅僅只是一個博物館突發奇想的偶然狂歡

獎品、輸贏或活動內容對這整個社會來說不見得有什麼重大的意義

但是話說回來,意義又是三小呢?

因為你沒看到有些許的東西流轉在他們的眼波深處



當孩子們揮手向我們道別時.

這個夜晚也宣告落幕

看著相機裡頭一張張活動的相片

倔強的嘴角也泛起了一絲的笑意

活動的過程雖然辛苦 雖然疲累

但看著所有來博物館的人是以愉悅的心情歸家

那苦楚也漸漸地被遺忘

我想 也許施真的比受更為有福吧!

夜晚的土銀展示館,有著歡笑聲


當笙歌散盡

我在博物館外的廣場再次往裡頭看

燈光已然熄滅 方才的一餉狂歡仿如夢

突然間我才想起

博物館已經歷了一百零二次的風霜

它目睹了時代的巨輪 也感受了人情的冷暖

但無論日子如何過 它總是默默的在這給予大家它的毫無保留

年華流轉 但純潔依舊

人事流轉 但溫柔依舊

將來有一天 這些小朋友也終將長大

我所冀望永遠不變的夜晚也終將如霧消散

但或許總會留下些什麼給他們

也許是可愛的恐龍徽章 也許是此刻的回憶

所以說這世上到底有什麼東西是真能永遠不變的呢?

只要你赤子之心不死

這個夜晚就永遠在你心裡

(全文完)


vide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謝謝您喜愛臺博部落格,歡迎您與我們分享。

最新留言

追蹤者

搜尋此網誌